网易裁员风波的背后:中年丁磊,赚钱才是硬道理
原标题:网易裁人风云的背面:中年丁磊,挣钱才是硬道理 吴晓波曾在一次节目上说,我见过互联网一切的亿万富翁,但他们没有一个是高兴的。 有人质疑,真的没有一个吗? 吴晓波想了想说,哦,有一个,丁磊是我见过最高兴的亿万富翁。 与丁磊的高兴比较,他的职工明显没有那么高兴了。11月23日,一篇名为《网易裁人,让保安把身患绝症的我赶出公司。我在网易亲身经历的噩梦!》的文章刷屏交际网络,文章作者控诉自己在网易受到了“不公平”对待。 四天后,又一篇名为《曾为网易发明千万营收,解雇还被发动竞业,至今在家失业,日子陷入困境》的文章刷屏网络,作者的遭受激起了一阵网友对网易的口诛笔伐,而网易官方对此事的回应是:同步查询中。 事实上,近两年来网易一向深陷裁人风云: 本年3月,有媒体曝出网易违反契约精力,与大规模的应届生解约; 本年7月,网易游戏又被曝出方案裁人10%,但随后被否定; 裁人音讯频传的背面,跟网易面对的困局不无关系。 近年来,网易的中心游戏事务口碑下滑,最大的电商事务卖给了阿里,教育和音乐事务被竞争对手强势狙击。在多项事务深陷困局的情况下,网易及时调整事务结构,实属正常。 但如此“暴力”的裁人调整,难免引起群众对网易的质疑,网易究竟什么了? 01 游戏失速、有道鸡肋 恰逢网易发布三季度财报,或许咱们能从中发现一些端倪。 依据财报,网易第三季度的净收入为146.36亿元,同比增加11.2%,考虑到考拉事务的出售,继续运营净赢利为47.3亿元,同比增加74%。 详细来看,网易的营收结构划为三个部分:在线游戏服务、有道、立异及其他事务。 在线游戏服务依旧是营收的肯定支柱,在线游戏服务的净收入为115.35亿元,同比增加11.5%;有道服务的净收入为3.46亿元,同比增加98.6%;立异和及其其他事务的净收入为27.55亿元,同比增加4.5%。 总体上来看,网易的营收和赢利完成双增加,但实际上网易却离榜首队伍的科技公司越来越远。 从游戏上来看,依据伽马数据,2019年上半年的国内商场游戏总营收为1163.1亿元,同比增加10.8%,国内游戏商场强势回暖,但在大环境利好的情况下,网易的在线游戏服务却呈现了增速放缓,其次,腾讯的游戏事务营收自2008年起,就一向稳压网易一头。依据腾讯Q3财报数据,腾讯游戏事务净收入为268亿元,是网易游戏事务115.35亿元的两倍之多。 这关于游戏净收入占公司净收入近多半的网易来说,无疑是一个十分危险的信号。 再来看一看网易的第二个版块——网易有道,网易有道作为网易旗下榜首个独立上市的事务,一向被丁磊寄予厚望。 网易有道在数据上的体现也的确不错。 一方面,网易有道三季度净收入为3.46亿元,同比增加98.6%,增势喜人。 另一方面,有道在在线学习、智能硬件上也取得了不俗的成果。 数据显现,三季度在线课程销售额2.909亿,同比增加139.8%;其间,有道精品课销售额2.146亿,同比增加104.6%;有道精品课付费人次23.71万,同比增加37.7%;K12付费人次同比增加179%。 获益于有道词典和有道翻译王销售额的进步,有道在智能硬件上取得707%的增加。 网易有道的98.6%的增速看着喜人,但放在网易2800亿市值的体量里。有道3.46亿元的净收入就有点不行看了,总的来说,有道现在的体量还过于藐小,暂时成不了气候,也很难寄予网易的未来。 02 “主力”考拉被卖 丁磊从前不是没有意识到,收入结构单一,会导致抗危险才干变弱。 2015年,在天时地利人和的情况下,丁磊杀入跨境电商范畴,兴办网易考拉,意在拓展网易的鸿沟,进步营收结构合理性。 其时,丁磊把网易考拉列为一级战略目标,考拉的办公室搬到了离丁磊办公室最近的当地。 后来,网易考拉的体现也没有让丁磊绝望,一路蒙眼狂奔,自2016年起,接连三年霸占了跨境电商商场份额的首位,2019年榜首季度更是以27.4%的商场份额傲视群雄。 但快速生长的价值便是渠道准则办理跟不上,其时,网易考拉一再爆出渠道售假问题,这对主打“质量”和“极致性价比”的考拉是一次丧命冲击。 除此之外,网易考拉的增速也呈现放缓,2019年Q2季度达到了前史最低增速。与此一起,考拉的事务本钱却不断在上升,依据Q2财报数据,网易考拉第二季度的事务本钱为46.77亿元,同比增加19.25%。这意味网易考拉的运营变得越来越困难。 再加上跨境电商事务的回款周期长,一般的账期压款押款在40-90天,有些电商渠道还会用承兑汇票的方式付出,周期为90天。这样算下来,账期最长的为180天。 “精明”的丁磊算了一笔账,考拉现在不只不挣钱还影响到网易的资金链,背面还有个阿里的天猫世界在凶相毕露,一不做二不休,爽性将考拉卖给阿里。 后来有网易职工在脉脉上吐槽,“对网易这家公司绝望透了,考拉建立才四年,接连九个季度跨境电商商场份额榜首,就这样被卖了。真是一手好牌打稀烂,美团亏了九年,拼多多亏了四年,京东更是亏了好多年才开端盈余,没想到考拉才亏四年,老板就抛弃了。” 丁磊抛弃考拉的一起,也抛弃了真实拿到移动互联网的最终一张船票。 事实上,抛弃考拉也契合媒体对丁磊的形象,有媒体曾说,丁磊是互联网真实的商人。 这句话的意思是,丁磊只做挣钱的生意。 03 网易走向何方? 网易是现在上市科技公司中排名第六的存在,但间隔排名榜首和第二的阿里腾讯,却相差了好几个美团。 而在十年前,网易仍是可以和阿里腾讯掰手腕的存在。 这其间的距离便是网易一向没能真实拿到进入移动互联网的第二张船票,网易仅有游戏一项事务支撑起网易的市值。 而反观相同做游戏的腾讯,前期要做交际和游戏发家,但在移动互联网降临的前夜,决断推出微信,后来才建立了巨大的交际帝国。 做电商的阿里,相同在淘宝、天猫做的风生水起的情况下,困难的开展蚂蚁金融、云核算等金融科技事务,这才干支撑起阿里近三万亿的市值。 试想一下,假如腾讯没有推出微信,那现在它或许便是一个以游戏事务为主的大块头网易;假如阿里旗下没有的蚂蚁金服、云核算事业部,那阿里也不过是一个大号版的京东。 网易的问题就在这儿——网易只要游戏! 相同是在11月23日,在网易未来科技峰会上,网易表明未来将会侧重布局游戏AI研讨、音乐AI个性化引荐、游戏财物办理、区块链等方面。 也便是说,网易未来的中心方向,依旧是游戏。 新的技术革命现已降临,互联网行将进入3.0年代,比较起腾讯阿里活跃布局云核算、人工智能范畴,网易至今都未能在新技术范畴闹出大的动态。 所以,丁磊现在最应该考虑的是,怎么脱节游戏事务的枷锁,在互联网3.0年代降临之前,找到一张归于网易的船票!回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